新浪微信
當前位置:首頁>NGO新聞>行業觀察>  警惕99公益日的“刷單”風潮,隱秘“套捐”恐透支社會信任

警惕99公益日的“刷單”風潮,隱秘“套捐”恐透支社會信任

2017-09-05 10:19:33  來源:公益資本論  作者:黎宇琳 藍廣雨    點擊數量:1910

       “三天的99公益,幾個億的配捐,這么多錢,這么短時間,很容易就暴露了行業短板,帶來了諸如造假等一系列的問題。”

 

      “拿一筆機構賬上的錢存進去,利用規則漏洞,套騰訊的錢,美其名曰不搶白不搶,搶完如何平賬?”

 

       “我們要發出聲音,讓大家知道這是不對的,不能任由這種情況愈演愈烈,更不能讓機構認為套捐是成功經驗,現在已經到了不得不說的地步了。”

 

       “一旦經核查,確實存在違反活動規則行為的機構、個人,包括但不限于‘惡意套捐’、‘機器刷單’等,騰訊公益將依據相關活動規則,立即永久取消其在騰訊公益平臺的籌資資格。”


一年一度的公益“搶錢節”倒計時開始

 

       在2016年9月間,公益慈善行業出現了一個新名詞:“捐款志愿者”——他們在騰訊99公益日里幫助公益機構充當水軍,“刷單”造人氣,以期套取更多的配捐金額。

 
       小Y曾是一名捐款志愿者。2016年9月,他領到了866元,并按“統一安排”,在99公益日的第三天將領到的錢分批“捐”到一個公益項目中。根據當時“1+X”的配捐規則,這一筆866元的捐贈為該公益項目帶來了超過500元的配捐。

 
       據小Y所知,與他一起往該項目里打錢的捐款志愿者有10-20人,該項目最終籌款3.1萬余元,獲得配捐1.4萬余元,捐贈人次430余次。我們保守估計,此項目所獲得的配捐金額,逾7成由捐款志愿者創造。

 
       小Y說,他的朋友大O是寧波市一家公益機構的負責人,在“備戰”99公益日期間,大O動員機構理事的個人資源,提前拿到了一筆1萬余元的捐贈。彼時,大O與捐贈人都有通過騰訊的配捐把這一筆捐贈“放大”的想法——根據2016年99公益日的規則,在相同的捐贈金額下,更多的捐贈人次有利于獲得更多的配捐——但是,捐贈人無意自己張羅,就把1萬余元私下交給公益機構,再讓機構找志愿者在99公益日當日將之正式分批捐出。
 

       小Y供職于寧波一家公益組織,專職從事公益事業已有7年,但當了捐款志愿者之后,他心情是糾結的。

 
       在小Y看來,此舉違背了籌款的初衷,公益組織理應通過籌款與捐贈人建立連接,而不應為了獲得騰訊的配捐,而以“刷單”的方式弄虛作假。“我們應該通過99公益去宣傳,去籌人,去籌錢,籌到了就踏踏實實做好反饋,給捐贈人一份滿意的執行報告。”

 
       但如小Y一般的反思者,在業界并非主流。

 
       如今,捐款志愿者是業界公開的秘密,從業者對此的態度不一,分裂成三派:一、明確反對。這一派以大型機構為主;二、不搶白不搶。他們認為,騰訊派錢,企業派錢,為啥不搶,他們的口號是“打土豪分田地”,以草根公益組織為主;還有一派是默認派,既不反對,也不支持,處于觀望狀態,此派別人數最多。

 
       在2017年騰訊99公益日籌備期間,不少積累了“經驗”的機構在全國各地開辦形式各樣的“籌錢工作坊”,以成功者的姿態分享在99公益日里“合理利用規則”的經驗。

 
       有“配捐”,就有“套捐”

 

       事實上,自騰訊99公益日確立“配捐”的同時,“套捐”即隨之而生。

 

       2015年,騰訊首屆99公益日訂立游戲規則,簡而言之:“你捐一塊,騰訊捐一塊;你捐一萬,騰訊捐一萬”,此規則引發了大額捐贈的“刷榜”。

 

       2015年9月7日零時,99公益日開始僅20分鐘,騰訊公益就配捐出善款兩千萬,占總額的20%。7日當天,騰訊連續改動規則,未能阻止公益組織“搶錢”的節奏:

 

       2015·9·7     3333萬元九小時四十三分配捐結束

       8日    3333萬四小時四十一分配捐結束

       9日     3333萬三小時零十分配捐結束

 

       募捐能力強的公益機構得到了更高配捐,首個99公益日成了“富人的盛宴”。

 

       2016年,騰訊提出“一切為了讓公益項目更好地連接公眾”,出臺了一系列復雜的規則,但其中最重要的一條是延續了2015年9月7日的應急調整,鎖定了單筆配捐的上限——單日單筆最高配捐為999元。

 

       此舉意在限制沖著配捐而來的大額捐贈,并鼓勵公益組織動員更多親友登陸騰訊公益平臺捐款,但這催生了數量龐大且不可統計的捐款志愿者,由是出現了本文開篇的一幕:“大O”在爭取到大額捐贈后,將之化整為零;“小Y”們礙于朋友情面,助其分批捐贈以套取配捐。

 

       許多人對這種風氣的蔓延感到不安。

 

       據多名業界人士反映,捐款志愿者多為在校大學生與公益從業者的親朋好友,他們此前對公益慈善接觸不多,往往是出于私人關系而幫忙“走賬”,在此過程中,他們無暇關心具體的公益項目,卻目睹公益組織如何利用規則漏洞套取更多的捐款。

 

       “我親耳聽到被拉的‘人頭’的捐款志愿者說,哦!你們做公益的原來都這樣做事的?”一位資深的NGO人在聽到志愿者的反饋后頗感痛心,在他看來,公眾通過捐贈支持公益組織有一個重要的邏輯:

 

       我不僅知道我在,我還知道有多少別人和我一起在,我知道我在哪兒,也知道他們在哪兒,我知道我的訴求,我也知道他們和我有一樣的訴求。我們都知道下一步的工作計劃和總體目標。所以,我以捐款的形式加入。

 

       “但在騰訊99公益日里,募款的草根組織只能得到錢,只能訴求于錢,同時運動式地上馬公益項目,在短短的三天里,(網上的)籌款鏈接目不暇接,大家也不去強調項目背后的價值了,搞得很拜金。”

 

       人們更深的憂慮來自于不可告人的“挪款套捐”。

 

       一名不愿具名的爆料人透露,他發現有公益組織涉嫌挪用機構款項來套取配捐,事后再用各種方式進行平賬:

 

       “2015,拿一筆機構賬上的錢存進去,利用規則漏洞,套騰訊的錢,美其名曰不搶白不搶,搶完如何平賬?2016,規則改了,每人每天999,再拿一筆機構賬上的錢,去找若干志愿者,每人發三千,拉個群,定時定量存進去,搶到了,喜不自勝。如何平賬?”

 

       “挪款套捐”的問題在于,用以套捐的款項不是真捐贈,日后是要“還”回去的,平賬唯一的辦法是在項目結算的時候做假賬。

 

       但爆料人拒絕透露涉事機構的具體信息:“在這個大環境下,我想人都是帶著鐐銬的,盡可能給他們從良的機會吧。”

 

       值得關注的是,這些涉嫌詐騙的“挪款套捐”同樣是通過捐款志愿者進行的,而志愿者本身多半不知道錢的真正來路。

 

       “套捐”愈演愈烈?

 

       事實上,公募基金會在99公益日的模式里扮演著重要監管角色,公眾的線上捐款,連同各種配捐,都先經公募基金會再流向具體執行的公益組織,在此過程中,基金會對善款進行撥付與審計,也就是說,若有執行機構挪用善款來平“套捐”的賬,認領該項目的基金會堪稱“第一責任人”。

 

       但是,時至99公益日的第三年,許多公募基金會在監管方面人力捉襟見肘。一家知名基金會的秘書長說:“就我所見,國內最好的幾家基金會是有能力做好99公益項目監管的,但其它的公募基金會,就沒有那么樂觀了。但我相信,他們也是愛惜自己羽毛的,也在想各種辦法,誰也不想為了那幾千萬砸了機構的招牌。”

 

       2016年的99公益日里,逾120家公募機構認領了3643個公益項目上線籌款,知情人士透露,其中大部分公募機構沒有儲備充足的人力以對項目實施嚴格的監管。

 

       有跡象顯示,公益慈善行業正在出現某種程度的兩極分化,確立了競爭優勢的公益機構在資本的助力下正迅速發展壯大,專業化加強,公開透明的程度也越來越高;而無核心競爭力的公益機構將面臨更大的生存困境,他們難以推進專業化進程,有人傾向于不惜代價沖業績,籌“快錢”。

 

       當前,十數家優秀的公募基金會難以為整個行業“托底”,99公益日里數以億計的資金池對缺錢的機構有著致命的誘惑。

 

       網友“Janson-J”說:“像我們這樣的草根NGO面對這樣的誘惑多少會有些把持不住,怪自己平時不積累‘人脈’?怪自己總是一門心思地做項目而無暇他顧?用人之時方恨有用之人太少。歸根到底,機構面臨最大的問題就是生存的壓力。”

 

       多名行業觀察者預測,今年的99公益日里的“套捐”現象會比去年更嚴重。

 

       霍慶川是一名“公益放款人”,他為公益組織貸款,并收取利息。自去年開始,有不少人在99公益日前向他咨詢借款事宜,在他看來,此舉多為“借款套捐”,為此,他一度在個人公號上發文表示:“我們不會在騰訊99公益日結束之前提供信用借款用于套取騰訊基金會的配捐。”

 

       盡管如此,今年99公益日前夕,前來咨詢借款的人比之往年有增無減。霍慶川認為,今年的套捐現象可能比去年更嚴重,“我估計今年至少有10%的捐贈筆數屬于套捐,金額至少5%。”但他坦言,這是一種經驗推斷,并無數據支撐。

 

       葉盈是“公益籌款人”聯盟的秘書長,長期與各公益機構的籌資官打交道,她也支持“套捐更嚴重”的說法:

 

       “套捐行為在2015年首屆99公益日就已出現,由于是第一屆,規則制定也沒那么嚴謹,屬于野蠻生長階段,NGO饑餓得太久了,資本對他們太有誘惑力了,天上掉下個大餅,誰都想搶口吃,以至于出現用機構或機構負責人私人資金套捐事后做假平賬等等各種不擇手段的吃相;到了第二屆,也就是2016年,規則改進,嚴密得多了,但套捐行為并沒有減少,嘗到甜頭的部分人士將它當作成功經驗私相授受,而且套捐行為幾乎沒有受到什么公開的處罰;到了今年,這種風氣已經演變成職業化操作,出現專門的團體四下活動傳授公益機構在99上做套捐的操作方法,而且從中拿取提成。”

 

       一個未經證實的消息是,公益慈善行業出現了專為套捐而生的籌款公司。據傳,他們一般有兩塊牌子,一塊是商業公司,一塊是“民非”,還有些以個人的名義進行。他們會在99公益日前聯系草根公益組織,動員他們在99上發起籌款,具體的籌款操作則由公司負責,籌款成功并且拿到配捐后,公司從中抽起一定比例的提成。

 

       在葉盈看來,若行業發展相對成熟,公益組織有相應的籌款經費,找到專門的籌款公司合作來提高籌款效率,合法合規地進行籌款,亦無不可。“但我不鼓勵NGO盲目外包籌款職能,籌款尤其是捐贈人維護是機構的核心能力之一,如果單純依賴外包團隊籌來錢再分成這種簡單粗暴的操作無法實現可持續發展。”

 

       兩記重拳:嚴厲監管+行業自律

 

       在一位長期關注公益行業的媒體人看來,99公益日促進了公眾對慈善捐贈的參與,其正面作用毋庸置疑,但這種運動式的籌款放大了公益慈善行業本身的問題。

 

       “公益機構本身很多是由弱勢群體組成,這種弱勢群體幫助弱勢群體,行業本身存在的問題就很多,三天的99公益,幾個億的配捐,這么多錢,這么短時間,很容易就暴露了行業短板,帶來了諸如造假等一系列的問題。這跟騰訊公益本身的規則設定有關,騰訊公益不斷完善規則,已經大大改善,但仍然存在嚴重的問題,不容忽視。”

 

       目前,騰訊公益正在著手升級監管手段。當前的應對措施主要有三:一、設置配捐上限;二、開放“舉報”入口;三、開展獨立審計。

 
       騰訊公益慈善基金會副秘書長孫懿說:“騰訊公益將會同主管部門、行業專家 、第三方機構等,開展隨機對不同類型的公益項目進行獨立的審計,跟進對相關公益項目的核查、監督。”

 
       孫懿表示,騰訊公益對“惡意套捐”行為零容忍:

 

       “一旦經核查,確實存在違反活動規則行為的機構、個人,包括但不限于‘惡意套捐’、‘機器刷單’等,騰訊公益將依據相關活動規則,立即永久取消其在騰訊公益平臺的籌資資格,取消其在平臺的所有配捐、激勵;并將其計入失信黑名單。情節嚴重涉嫌違反相關法律法規的,騰訊公益還將向有關部門投訴、匯報,以進一步追究其法律責任;同時,也將視情節輕重向公眾和媒體進行通報。”

 

       事實上,“套捐”就像淘寶刷單、微信公眾號刷點擊量,平臺運營商難以根本杜絕,常規的應對思路是不斷調整規則,讓刷單更難,成本更高。

 

       在葉盈看來,“套捐”主要責任在公益組織,當前最需要的是行業自律。“我們要發出聲音,讓大家知道這是不對的,不能任由這種情況愈演愈烈,更不能讓機構認為套捐是成功經驗,現在已經到了不得不說的地步了。”

 

       目前,公益慈善行業正醞釀發起行業倡議,呼吁從業者遵守籌款倫理,承諾項目真實可靠,并合法合規合理籌款。

 

       不少公募基金會要求旗下的公益機構簽署“誠信承諾書”。最近,大O所在的公益機構也參加了今年的99,其合作的公募機構在發起項目前,讓包括大O所在機構的數十家機構簽署了承諾書,讓其承諾包括:在參與99公益日期間,決不出現使用本機構自有資金套取騰訊配捐資金等不正當募捐行為等在內的十余條承諾。

 

       記者出身的葉盈除積極推動倡議的發起,還打算引入監督的手段:“我們正在考慮籌劃做個聯合爆料渠道,鼓勵業界同仁發現有違法違規等不正當募捐行為時提供線索,經核實后向騰訊與公募基金會舉報,列入黑名單或媒體曝光。”

 

       阿拉善SEE基金會副秘書長張媛則表示,他們雖未遇到“套捐”的舉報,但也明確了態度,“一旦發現在我們這里籌款的組織,有這樣挪用善款來平套捐賬的情況,一定徹查到底,絕不姑息。而且只要有一次不良記錄,肯定拉入黑名單,以后不再會有機會得到SEE的資助。”

 

       業界人士認為,“君子協議”是有必要的,但若無人在惡意套捐中得到懲罰,這股風氣終究是剎不住。

分享到:

熱門專題

科學公益
對話
 
NGO招聘微信掃一掃
更多精彩
TOP 意見反饋
青龙出海免费试玩
吉林快3开奖查询 麻将万条筒什么意思 湖北武汉麻将玩法 时时走势图技巧 时时彩龙虎合玩法规则 新浪体育录播 河北20选5 幸运飞艇免费网页计划 重庆时时彩龙虎和坑人 铁板切割零售赚钱吗 江苏11选五5一定牛 国标麻将与大众麻将的区别 亿客隆彩票首页 118比分网 云南十一选五新玩法 12岁小学怎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