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信
當前位置:首頁>NGO新聞>行業報告>  教育藍皮書:手機成為中小學生自殺的特殊影響因素

教育藍皮書:手機成為中小學生自殺的特殊影響因素

2019-05-08 10:40:43  來源:南都觀察家   作者:南都觀察     點擊數量:2531
 
有調研顯示,中國中學生自殺意念報告率17.7%,自殺計劃報告率7.3%,自殺未遂報告率2.7%。根據這一結果,大約每6個中學生中就有1個人有過自殺意念,大約每14名中學生中就有1人制定過自殺計劃,大約每37名中學生中有1人采取過自殺行動。
 
 
 
在年齡年級分布上,中學生的自殺狀況比小學生更為嚴峻。在顯示有年齡的信息中,13-17歲五個年齡的死亡及未遂案例之和是8-12歲五個年齡案例之和的4.7倍,在性別分布上,男性中小學生死亡及未遂案例的比例均高于女性。尤其是在自殺死亡的案例報告中,男性中小學生案例數量約女性案例數量的1.6倍。
 
 
 
在《教育藍皮書:中國教育發展報告(2018)》(以下簡稱報告)發布會上,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提出,在升學教育模式下,城市和農村地區的基礎教育出現了兩極現象。城市中小學生“減負”多年,壓力不降反升;而農村孩子難以與城市孩子比拼,變得邊緣化,農村地區出現了新的讀書無用論。
 
 
 
報告的專題調研還顯示,中小學生的自殺問題成為不容忽視的嚴峻事實。根據2016年10月至2017年9月的網絡公開信息,有392例兒童青少年自殺死亡及自殺未遂的信息,其中明確標注為中小學生的信息為267例。
 
 
 
報告還關注到中小學生減負、校外培訓機構規范與治理、招考制度改革、高校“雙一流”建設、高職教育發展等多項議題。
 
 

▌學業壓力是中小學生自殺的首要原因,“手機”依賴值得重視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數據,全球每年有近80萬人死于自殺,自殺成為15-29歲青少年死亡原因中的第二位。在我國,相關媒體報道觸目驚心。2017年末,湘潭鳳凰中學17歲少年受辱跳樓死亡,給公眾帶來生命拷問。然而相關的統計數據不公開,相關研究不易開展。
 
 
 
21世紀教育研究院“中小學生自殺問題研究”課題組抓取了2016年10月至2017年9月的網絡信息,分析了392例兒童青少年自殺死亡及自殺未遂的信息,其中明確標注為中小學生的信息為267例。

 

 
根據一項“2000-2013年中國中學生自殺相關行為報告率研究”披露的數據,中學生自殺意念報告率17.7%,自殺計劃報告率7.3%,自殺未遂報告率2.7%。根據這一結果,大約每6個中學生中就有1個人有過自殺意念,大約每14名中學生中就有1人制定過自殺計劃,大約每37名中學生中有1人采取過自殺行動。
 
 
 
在年齡年級分布上,中學生的自殺狀況比小學生更為嚴峻。在顯示有年齡的信息中,13-17歲五個年齡的死亡及未遂案例之和是8-12歲五個年齡案例之和的4.7倍,在性別分布上,男性中小學生死亡及未遂案例的比例均高于女性。尤其是在自殺死亡的案例報告中,男性中小學生案例數量約女性案例數量的1.6倍。
 
 
 
在時間段分布上,自殺及未遂的發生情況形成明顯的波峰與波谷,開學季前后居多。寒暑假期間數量相對少;而新學期開學前后的4月、5月、9月自殺死亡案例數量最多。
 
 
 
歸納中小學生自殺的主要原因,大致可以分為:家庭矛盾(72例,33%)、學業壓力(55例,26%)、師生矛盾(35例,16%)、心理問題(21例,10%)、情感糾紛(11例,5%)、校園欺凌(9例,4%),其他問題(12例,6%)。

 

 

 

 
 
當分析家庭矛盾的原因時,相當一部分家庭矛盾的沖突根源仍是學業壓力,例如“父母責備其成績退步”等,師生矛盾案例亦有類似情況。若考慮間接作用,學業壓力可能才是中小學生自殺的首要原因。
 
 
 
另外,手機成為中小學生自殺案例的特殊存在,調查中因手機引發的自殺案例涉及比例超過10%,具體如“家長不給買蘋果手機”、“老師沒收手機”等。這反映出信息化時代中小學生對智能手機的深刻心理依賴。精神抑郁、異性關系、朋輩關系問題也是中學生發生自殺行為的誘發因素。
 
 
 
報告建議,應關注學生的幸福感,通過實施優質的素質教育,逐步淡化升學教育影響,改革當前的考核評價機制。這也能夠減少學生家長與孩子之間、學校老師與學生之間的矛盾沖突,降低中小學生因升學壓力、學業競爭造成的負面情緒。
 
 
 
另外,當務之急是建立兒童青少年自殺死亡、自殺未遂數據信息披露機制,使之成為各級政府、教育主管部門的一項職責義務。研究還建議推動法規制度修訂,如將學生心理問題和精神障礙評估納入《中華人民共和國精神衛生法》條款,實現自殺預防常態化。
 
 

▌城鄉教育差距主要體現在軟環境
 
 
 
隨著義務教育的普及,基礎教育階段的城鄉差距主要表現在初中畢業后的高中升學情況,特別是高中升學質量上。相對于城區學生而言,農村學生在高中和大學的入學率上還存在量的劣勢,但更主要的差距表現在升入重點高中和高水平大學的機會上。

 

 

高中階段,相比較中心城區學校學生升入重點高中的比例,農村生源為主的鎮及農村初中畢業生升入重點高中的比例低了近20個百分點。高等教育階段,城鄉學生升入不同類型高校的機會不同。從高職高專到普通本科、“211”、“985”高校,來自鄉鎮及以下地區的學生比例越來越小,來自地級市及以上地區學生則呈上升趨勢。
 

 

 

 


據《2016中國高等職業教育質量年度報告》數據,高職院校中農家子弟的比重逐年上升,從2011屆的47%達到2015屆的53%。這既表明高職院校為廣大農村學子提供了接受高等教育的機會,也表明農村學生在高等教育獲得中的層次偏低。
 
 
 
城鄉學生教育獲得的差距首先源于基礎教育的差距,這其中既有辦學條件的差距,更有學校文化環境和家庭背景分化等方面的原因。
 
 
 
由于國家對農村辦學條件的重視,特別是“農村義務教育薄弱學校改造工程”推進,近年來農村辦學條件得到很大改善,城鄉在電腦教室、體育館方面設施仍有差距,但在圖書館、實驗室、學生活動室等很多方面差距已不顯著。辦學條件上的差距更多體現在辦學經費與師資力量方面。
 
 
 
調查顯示,2013-2014年度,初中生均年度財政撥款例,農村學校只有795元,邊緣城區更只有600元,而中心城區則1317元。調查學校中,農村學校的教師學歷水平總體不如城市學校。有33.33%的農村學校管理者將“教師質量差”視為“學校目前管理上面臨的挑戰”,而中心城區學校只有10.26%的管理者這樣認為。
 
 
 
 
 
 
 
 
此外,城鄉學生本身所處的社會階層不同,使得學校的“軟”環境差距較大。農村學生家長的受教育程度和收入水平相對城市更低。城鄉學校的學習氛圍也大不相同,農村學生感知到的校園生活,老師更經常批評人,班風更不好,同學更不友好。他們更少擁有學習努力、成績優秀、想上大學的朋友,身邊更容易看到逃課、違紀、打架、退學的同學。這些負面的體驗,使農村孩子“更希望去其他學校”。
 
 
 
由于父母的經濟和文化水平不同,城鄉孩子從家庭中得到的教育支持差距很大,表現在父母教育水平、所提供的教育環境與教育資源、父母參與教育程度與水平、父母教育期望等各個方面:2015年全國1%人口抽樣調查數據顯示,全國高中以下學歷人口中農村人口占了54%;全國15歲及以上文盲人口中鄉村占67%。農村居民家庭人均教育、文化、娛樂消費支出占總消費比重均低于城鎮。
 
 
 
農村學生在擁有獨立書桌、藏書、電與網絡設備等家庭教育資源方面均不如城市學生。在父母參與教育和親子互動上,農村家長更少陪伴孩子、更少參與到孩子的教育學習中。農村學生中沒有上過課外輔導班或興趣班的學生,比例高于城鎮學生三成。超過二成的農村學生認為父母對自己的教育期望是高中及以下。
 
 
 
報告建議,切實改變現狀需要從關注農村學生教育獲得的數量轉向關注質量,從關注硬環境到關注學風、校園氛圍、家庭教育觀念等軟環境。為此,不僅需要加強學校教育(包括幼兒教育)來補償農村學生家庭教育的不足,還需要為農村家長提供針對性的幫助與培訓。而當前最重要的是減少農村留守兒童數量,讓父母能夠陪伴孩子成長。
 
 

▌職業教育面臨嚴峻生源危機,應加強普職融合
 
 
 
在教育人口急劇下降的趨勢下,處于招生市場下游的職業院校面臨生源危機。以陜西省為例,近三年陜西高職招生人數快速下滑,從2014年的13.5萬人下降到2017年的10.6萬人,預計到2020年陜西高職招生人數將下降到7萬人,尤其是地處地市的高職院校招生將更加困難。
 
 
 
同樣處于困境的還有中職教育,尤其是中西部農村縣域舉辦的職業高中近年來呈現萎縮之勢,舉辦成本高,個人回報率低,使得中職教育發展缺乏動力和吸引力。
 
 
 
以陜西為例,雖然實行“本科與高職基本相當”、“高中與中職基本相當的”政策,但在實際執行中,學生更傾向于上本科和普通高中,但是又難以考上,于是出現高考“復讀率”居高不下、補習率居全國第一、中考輔導和高中擇校熱度不減、中職面臨高輟學率的現象。
 
 
 
另外,升學通道的阻塞嚴重制約了職業教育的健康發展和職教學生的成長空間。盡管陜西省出臺政策,擴大普通高校專升本的招生規模,但陜西省高職畢業生“專升本”的實際升學比例不超過5%,面臨“斷頭路”的狀態。
 
 
 
對此,報告建議走高中教育綜合化的路線,辦普職融合的綜合高中,開設包括學術類和職業技能類在內的多樣課程,供學生自主選擇,確定未來職業方向。高職階段加強普職融合,拓展高職院校的社會職能,高職院校與應用型本科院校就課程開發、學制銜接、學分轉移開展深度合作,提供與上級學校學分互認的轉學教育。
 
 
 
同時,打通“專升本”通道,提高專升本實際升學比例,也可以提供更多的教育上升機會。
在1995-2015年的二十年間,我國教育總經費總量增長了20倍,占GDP的比例由3.1%提高到5.2%,有力地保障了教育事業的發展。然而,在政府教育投入繼續維持較高增速的情況下,多渠道教育投入的增幅卻大幅度下滑。回顧2005-2015十年間教育投入的態勢,呈現“國進民退”,未能實現政府和市場共同雙軌驅動發展,多渠道教育經費的年均增速遠低于前十年。
 
 
 
當前我國教育投入水平與中高收入國家存在著差距,而GDP和財政收入增長趨緩,財政教育經費難以保持前一階段的高速增長。面對這一現實,藍皮書提出,在我國財政教育投入增長空間有限情況下,應深化教育籌資體制改革,調動政府、企業和個人等多方面的積極性,拓寬教育經費的來源渠道,為教育現代化的實現提供充足物質基礎。
分享到:

熱門專題

科學公益
對話
 
NGO招聘微信掃一掃
更多精彩
TOP 意見反饋
青龙出海免费试玩
吉林时时彩 地下城勇士什么副职业赚钱 内蒙快3推荐号码一定牛 天天捕鱼赢话费兑换码 22选5 福利彩票加盟客服电话 吉林11选5 四肖三期必開稳定 四川金7乐 打河南麻将怎样打会赢 金沙棋牌下载 谁有急速快乐十分平台 山西今日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有什么一边看视频一边赚钱 甘肃快3预测一定牛官网 福彩3d单选投注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