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信
當前位置:首頁>NGO新聞>NGO發聲>  “搶救”留守兒童的時間窗口并不長,還能等幾個七年?

“搶救”留守兒童的時間窗口并不長,還能等幾個七年?

2019-05-08 10:59:18  來源:3ESPACE   作者:CDRF     點擊數量:5132

寫在前面:

今天文章里的重要人物盧邁先生,上世紀90年代畢業于哈佛大學肯尼迪政府學院,曾供職于多家國內外研究機構,是中國農村社會和經濟改革的參與者。

 

他今年72歲了,仍舊擔任中國發展研究基金會副理事長兼秘書長,為促進公平、減少貧困、推動社會發展而奔波。針對貧困地區兒童的“一元營養包”項目就是中國發展研究基金會在推廣的。

 

今天文章寫的是盧邁和貴州松桃縣雞爪村的一個小女孩,從2012年到2019年的故事,也是中國發展研究基金會這些年來推進山村幼兒園的故事。山村幼兒園正在給更多的孩子們帶來希望,讓她們不再等待。“我們要'搶救‘孩子,但同時,搶救的窗口,已經很短了......"

 

這是一個有關夢想照進現實的故事。
故事的主角是個小女孩,她叫唐金梅。

 

 

題圖|2012年,盧邁與唐金梅

 
 
 
2012年
 
 
貴州省松桃縣雞爪村,有這樣一個小女孩。
 
 
 
她個子不高,常年穿著看不出顏色的棉襖,頂著有些雜亂的頭發。
 
 
 
幾乎每天,她都會來到雞爪村小學教室門口,倚在門框上靜靜“聽課”。

 

 

靠在門框上的唐金梅

 

人們不知道這個五歲多的孩子究竟聽懂了多少,但所有人都記住了她認真又沉醉的眼神。
這個女孩就是唐金梅。

 

 

 

 

從唐金梅家到雞爪村小學,需要越過一條河、爬上一座山。但唐金梅只要有時間,就會自己穿著拖鞋,過河爬山,步行到學校。
 
 
 
唐金梅到小學“聽課”的舉動,當地老師們印象深刻。所以,當中央電視臺提出想要拍一個展現當地留守兒童的電視片時,老師立刻想到了這個有些“奇怪”的姑娘。
 
 
 
于是,2012年春節,在央視“春暖2012”節目上,全國電視觀眾都認識了這個叫唐金梅的孩子。

 

 

唐金梅已能幫奶奶砍柴

 

唐金梅一直以來和年邁的奶奶相依為命,視頻中,她幫奶奶摘菜、洗菜、砍柴、燒火。
閑下來,兩人坐在一起時,奶奶也試著教唐金梅算算術。

 

“3+4等于幾?”金梅問,自顧自的數了起來:“1,2,3,4......”
“3+4就是5。”奶奶回答。金梅點點頭。

 

 

 

 

唐金梅家是立檔建卡貧困戶,唐金梅是人們口中的“留守兒童”。

 

說起爸爸媽媽,唐金梅掉下了眼淚。她的父母長期在廣東磚廠打工,為了節省路費,已經很久沒回過家。

 

在松桃縣,隔代養育并不少見,大部分爺爺奶奶、太爺爺太奶奶都沒有如唐金梅奶奶這樣的耐性。但即便這樣,面對唐金梅隨著年歲漸長提出的大多數問題,奶奶已覺得力不從心。

 

金梅最喜愛的玩具,是一根粉紅色的小繩,獨自翻繩玩耍時,金梅的一眸一笑間才顯出了屬于五歲孩子的天真。

 

最讓人動容的,還是小唐金梅對“上學”的渴望。視頻中,因為買不起一只書包,她和奶奶抱頭痛哭。

 

愛哭,似乎是唐金梅的性格特征。

 

“(爸爸媽媽去打工以來)媽媽見過一次而已,爸爸一次也沒見過”——這是視頻中唐金梅的原話。

 

點擊觀看視頻

 


上面這則短片在晚會上播放時,中國發展研究基金會秘書長盧邁就坐在臺下。
那是盧邁第一次聽到唐金梅的故事。

 

 

 
春暖2012晚會現場

 

 
視頻放完后,盧邁代表中國發展研究基金會走上臺去,現場承諾:要在松桃縣建山村幼兒園,要讓“小金梅們”上得了幼兒園。
 
 
 
此前,在盧邁的帶領下,中國發展研究基金會已在青海樂都、云南尋甸開始了學前教育的“社會試驗”,并形成政策建議。
 
 
 
是繼續進行小規模“社會試驗”,還是在更多地方推廣落地“山村幼兒園”模式?這曾是基金會面臨的選擇。
 
 
 
“春暖2012”的晚會上第一次見到唐金梅后,盧邁心中就有了答案:
孩子們等不起。一邊繼續社會試驗和政策推廣,一邊展開行動幫助更多的孩子,這就是基金會的選擇。
 
 
 
2012年,“山村幼兒園計劃”名稱正式確立。3月,距離“春暖2012”僅僅兩個月后,第一批“山村幼兒園”在松桃縣落地。
 
 

2016年
 
 
 
2016年,央視二套“經濟半小時”再次回訪了唐金梅。
 
 
 
四年時間里,“山村幼兒園計劃”和唐金梅的生活都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唐金梅已順利升入了雞爪村小學。她的愛好從編繩子變成了古詩朗誦。
 
 
 
但那個幫她抹眼淚,承諾以后給她買一個頂漂亮“芭比娃娃“書包的奶奶,已永遠離開了唐金梅。
 
 
 

唐金梅和奶奶、姐姐在一起

 

奶奶去世那年,唐金梅剛滿六歲。

 

那以后,唐金梅的父母從廣東回到村子里,再未出去打工,唐金梅得以和父母團聚。

 

“春暖2012”后,盧邁曾多次到松桃縣調研,在2012和2013年兩次到唐金梅家。

 

在盧邁眼中,唐金梅機靈、活潑,但敏感,容易哭鼻子。“可以看出,貧困、缺乏陪伴對她仍有影響。”

 

 

2013年,盧邁和唐金梅在一起

 

哈佛兒童發展中心的研究顯示,生命最初幾年的養育情況對成年后人格養成影響深遠。

 

幼兒時期處在極度貧困、留守、缺乏關愛、單親、監護人酗酒等情況下,容易給孩子帶來“毒性壓力”,對大腦灰質層發育造成不可逆的損害。

 

這種生理損害,將直接影響孩子社會性功能發育,其影響將延綿一生。

 

 

 
盧邁在TEDxNingbo演講上
 
 

這些孩子被稱為“處境不利兒童“。
 
 
 
和全國其他深處偏遠貧困山村的處境不利兒童相比,唐金梅是幸運的。
 
 
 
松桃縣一所“山村幼兒園”就設在了雞爪村小學內。唐金梅背起小書包,走進了校門——她再也不用在倚在小學教室的門框上“蹭課”了。
 
 
 
采訪中,唐金梅的爸爸對央視記者說,現在唐金梅比小時候自律。在她的座位下,有一個自制的小小“垃圾桶”,書桌上,還放著自制的“紙扇”。
 
 
 
但也許唐金梅還有一個遺憾。獲得三好學生獎狀后,爸爸發現,她悄悄地把獎狀貼在了奶奶的遺像旁
 
 
 
 
雞爪村山村幼兒園內景,右一為唐金梅

 

 

盧邁始終認為,唐金梅和她的故事對“山村幼兒園”意義重大。
 
 
 
“春暖2012”播出后,“山村幼兒園計劃”在全國多地快速落地。僅2012年,基金會就在貴州織金、四川洪雅、湖南古丈、新疆吉木乃等縣建起“山村幼兒園”。
 
 
 
在松桃,時任銅仁市市長決定要全面鋪開山村幼兒園,“把幼兒園建到每個孩子家門口”。基金會先后投入1000多萬元,撬動縣級財政資金、其他組織資金12000多萬元。
 
 
 
從初步調研、選址、志愿者教室招募、幼兒園布置、課程設計、學生管理,到推動政策出臺、形成退出機制、順利轉由地方政府出資管理......松桃縣的例子告訴人們:山村幼兒園的模式是可行的。
 
 
 
2016年,松桃縣學前三年毛入園率達到92.2%,2019年這個數字達到94%以上,超過全國大部分省份——而在2012年,松桃全縣30813名學齡前兒童,只有27所幼兒園,入學率約為10.2%。
 
 

2019年
 
 
 
2019年4月20日,盧邁第四次來到了唐金梅家。
 
 
此行的目的,就是要看看當年山村幼兒園的孩子們,發展狀況究竟如何。
 
 
 
 

2019年,盧邁和唐金梅


七年過去,唐金梅已是一名初中生。

 


盧邁發現唐金梅長高了,更愛說話,也更精神了。他記得,小學期間唐金梅的成績一直很優秀,遂關心起她現在的成績。

 


“在學校成績怎么樣?”
“一般。英語不太好,數學好些。但我會努力的。”

 

 

 
 
 

盧邁對唐金梅的回答很滿意:“她能夠認識到自己的不足,知道應該努力。”
事實上,唐金梅的成績并不如她所想的“一般”。小升初考試時,全縣8362名學生中金梅排在2237名,在全縣學生中排名前25%。

 

 

 

 

排名位于前25%,是大部分沒上過幼兒園孩子很難獲得的成績。

 


松桃縣山村幼兒園孩子升入四年級后的在學表現評估顯示,有60%超過平均分數線,遠好于未上幼兒園的孩子——他們只有約30%超過平均分數線。

 


研究也發現,山村幼兒園兒童在語言、認知、記憶和社會性等方面大幅縮小了與城市在園兒童的差距,顯著好于未入園兒童。

 

 

 
盧邁給唐松梅帶了書包

 

 

不可否認,童年長期孤獨、貧窮留下的印記仍在唐金梅身上。
 
 
 
2012年,“春暖2012”拍攝團隊曾記錄了唐金梅在“聽課”過程中“忽然哭了起來的場景”。小唐金梅當時說自己“站累了”。
 

 

 

 

4月20日,在與基金會團隊交流時,唐金梅又忽然哭了。

 


她告訴基金會團隊,自己“壓力很大”,因為“爸爸身體不好”。

 


奶奶去世后,唐金梅的父母回家務農至今,但父親因為身體不好,只能干平常成年男人一半的活,家里生活仍不寬裕。

 


唐金梅時刻擔心,自己會像失去奶奶一樣失去父親。

 


敏感、害怕失去、經常感受到壓力這都是唐金梅缺乏安全感和安定感的體現——在處境不利兒童中,這是較為普遍的情況。

 

 

 

 

“我們要搶救唐金梅這一代及她之后的孩子們,給他們以希望。”盧邁說。
 
 
 
唐金梅,連同其他有機會進入“山村幼兒園”的孩子們獲得了接受學前教育的機會,為今后的學習、成長打下堅實的基礎。
 
 
 
但在他們身后,是依舊留在偏遠山村里的孩子們,這些孩子占我國兒童總數20%,總人數超過800萬。
 
 
 
一所山村幼兒園、幾次家訪所帶來的關愛和支持,能夠帶來的改變也將延綿他們的一生,為孩子、他們的家庭帶來希望。
 
 
 

 

基金會“慧育中國:山村早教入戶計劃”,以家訪員入戶的方式,為偏遠貧困山村的家庭,提供早期養育指導和營養包發放

 


“我們要搶救——用最快的速度給他們提供上幼兒園的機會,為他們的父母提供養育指導,盡可能滿足他們基本的營養需求。”盧邁說:“給他們的未來帶來希望。”

 


但為“搶救”留下的時間窗口并不長。

 


“2035年,我國將基本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社會主義現代化需要什么樣的人來建設?”盧邁認為,社會主義現代化的建設者,既包括你我目之所及的城市孩子,也必將包括生活在偏遠貧困地區的孩子們。

 

 

 
2012年盧邁過河探訪唐金梅
 
 
唐金梅的家門前有一條小河。2012年盧邁第一次到唐金梅家時,河上沒有橋,唐金梅得踏在石頭上過河上幼兒園。
 
 
 
每次離開時,唐金梅都把“盧爺爺”送到河那邊。2019年再次來到唐金梅家,盧邁發現河上已建起了一座橋,橋不大,但堅固、扎實。
分享到:

熱門專題

科學公益
對話
 
NGO招聘微信掃一掃
更多精彩
TOP 意見反饋
青龙出海免费试玩
河南22选5 吉林麻将胡牌公式 中国竞彩比分比分直播 如何通过手绘赚钱 吉林长春微乐麻将下载 幸运赛车 银川11选5走势图 农村老年人能怎么赚钱 赚钱有新方法 哪种app包含湖北快三 云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走势图云 利用QQ项目赚钱 上海快三免费计划 福建快3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查询 时时彩黄金计划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