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簡報用戶,因近期疫情防控限制,暫停電話咨詢服務。如您需要人工服務,請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新浪微信
當前位置:首頁>NGO新聞>跨界資訊>  【99必看】99來襲!小伙伴們請聽“騰訊傳播官”的“肺腑之言”

【99必看】99來襲!小伙伴們請聽“騰訊傳播官”的“肺腑之言”

2019-08-27 13:33:43  來源:山東文藝廣播   點擊數量:1139

 

 

從2018年開始,山東省慈善總會面向全省的社會組織推出了“伙伴計劃”,所謂伙伴就不是甲方和乙方的關系,而是攜手“一起飛”的朋友。省慈善總會為什么要找朋友,我們先來看看什么是朋友?朋友就是要互相幫忙,互相體諒,互相加油的人!省總會就是要找到這樣一群朋友,一起來建設“山東慈善公益的生態環境”,讓池塘的水越來越多,讓它惠及更多的特殊群體,讓慈善鏈接起更多人信任的紐帶。
 

 

 

 

 

經過一年的摸索實踐,今年“99公益日”的腳步也進入到了倒計時,在《慈善之聲》節目中,我們連線采訪騰訊公益的傳播官陳峰。

 

主持人:陳峰,你好!非常感謝您能在百忙當中接受我的采訪。今天是2019年8月24號,距離騰訊牽頭發起的“99公益日”還有15天,那么現在騰訊公益內部是一個什么樣的工作狀態?

 

陳峰:雖然距離99公益日還有2周的時間,但其實我們的預熱活動和傳播,已經陸續在開始了。無論是公益的開發、產品、運營、傳播,大家都在非常忙碌的狀態。我們有的同學基本一個月都只有幾天時間留在辦公室。開發同學在為99公益日的穩定性做最后的保障工作。99公益日第五年,大伙是非常期待今年有更多溫暖的驚喜。

 

主持人:聽起來好像是一場“大考”,技術保障的大考、平臺的大考、傳播的大考,其實不僅對騰訊公益是大考,對上線籌款的社會組織來說也是一次大考。

   

 

      何為“科技向善”        

 

主持人:2015年的首屆“99公益日”是一個標志性的事件,也被稱作是史上首個“全民公益日”。你捐一塊錢,騰訊就配捐一塊錢,騰訊公益以這樣配捐的方式激發了大家對公益組織的籌款的熱情,把互聯網技術廣泛應用到了公益慈善領域,以往人們捐款會去慈善機構捐、捐物,而現在互聯網平臺已經成為了我們最主要的捐款渠道,“人人公益”“隨手公益”“指尖公益”正在成為一種潮流或者說已經成為一種潮流。

 

截止到2019年4月,騰訊公益已經有超過1萬家的社會組織在這個平臺上募集善款近53億元。騰訊的創始人和首席執行官馬化騰曾經說過:“‘科技向善’是我們新的愿景和使命!”那么社會公眾應該怎么樣去理解“科技向善”呢?

 

陳峰:科技向善,從字的拆解來看,就是“科技”和“向善”。
 
 

科技給人們帶來了巨大的力量,同時也放大了人性的弱點,帶來如信息過載、人際過載等問題。而技術是可以向善的,就是通過技術和產品可以把這些社會問題作為重要的事,去解決它。
 
 

那么從實際的場景去看,我們放眼全球的發展,無論是中國,還是硅谷,互聯網公司這幾年都在加大了對前沿科技的研究和投資,不論是騰訊、谷歌,Facebook。新技術正在為公益發展打開新的想象空間,尤其是在解決教育資源不均,環境保護及疾病預防領域。
 
 

而對于騰訊公益,這十多年里一直在嘗試技術創新,把公益項目和用戶、企業、媒體、創意機構等公益生態連接在一起。先后發布了月捐、樂捐、運動捐步、99公益日等一系列科技公益創新產品。與此同時,我們也提出了“理性公益”的倡導,不是一味的博取大家的關注,而要考慮長線的問題。
 
 

這就是我們為什么去年在騰訊公益平臺上線了一個叫“冷靜器”的功能。用戶在捐贈前會先彈出一個“透明度提示”的消息框,讓用戶可以查看這個公益項目什么時候立的項,執行得怎么樣,捐款都花在了哪些地方。用戶要點擊確認知情后,才能進行下一步的捐款。
 
 

但一方面在追求爆款的同時,我們也在思考,如何能讓捐款人更透明、更信任了解公益項目,而且大家不是一腔熱血進來就走,而是持續的關注公益,做理性公益。
 
 

在2018年99公益日,小馬哥在全員郵件里也提到“科技向善”理念,并有著更深的理解,也想和大家分享下原話:
 
 

“如果互聯網公益是一個‘產品’,那它的KPI和價值從來不在于籌款金額的多少,而是如何去激發人們的向善之心和連接之力,在帶來透明、流暢、有趣的產品體驗的同時,將每個小小的善念匯聚為浩瀚洪流,讓使用者本身和世界也一起變得更美好。”
 
 

我們認為,公益是解決社會問題的最佳切入口,科技是解決問題的最強有力工具,兩者應該不斷融合。

 

 

 

 

主持人:不管我們的科技如何發展,我們是以解決社會問題、促進人與人之間的信任為出發點的。我也看到在騰訊公益公布的一些數據當中,“90后”成為捐款的主流群體,他們的年齡在20到29歲之間。另外,捐贈額度是51到200元之間這個區間占到了32%,可見他們可能是在捐款之前有自己的一個額度的,而且募捐的頻次一年在2到5次之間的占到了一半以上。那么你們有沒有分析過捐款人的這種行為模式背后的一些原因?它可以給我們今年參加“99公益日”的一些社會組織帶來哪些提示?

 

陳峰:其實我們分析過后也挺感慨的,90后都30歲了,我們都老了,你還記得我們騰訊公益一起捐的功能大概是在幾幾年誕生的嗎?

 

主持人:16年對不對?

 

陳峰:14年就有一起捐了。其實這幾年我們的感受還是挺深的,尤其是從14年開始。我覺得互聯網公益其實開啟了一個叫“公益社交”的時代,移動端的使用越來越多,14年的時候就已經接近80%。當時小額捐贈就開始流行起來了,單筆捐款在20元以下是愛心網友們主要的選擇。

 

我們也發現,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多人開始提高自己的捐款額度,其實可以很好地理解,因為越來越多的原本是袖手旁觀的人,他們也不再猶豫了。我想,中國網民之所以變得越來越慷慨和樂善好施,不僅僅是出于移動支付的便捷,更因為科技的力量,讓互聯網公益平臺不斷變得透明和可追溯,讓人們的信任能有所依托,這也體現了整個社會的進步。

 

陳峰:從傳播角度看,對于一切新興事物的出現,會出現愿意嘗新的人,也會有稍慢一步的“跟隨者”,而年輕人會有更強的接觸新鮮事物的熱情。并且,年輕一代在一個不錯的物質基礎上,大家對精神文化生活的需求也在提升。大家總談公益,其實也是這個社會文明發展的一面鏡子。我們也非常期待看到越來越多年輕的用戶成為公益的一份子,成為公益生活的踐行者。

 
 


“互聯網+公益”
 

 

“互聯網+公益”能夠喚起公眾的熱情,但這只是第一步。“數字化以及智能化技術已經把我們推上一個新時代的起跑線。但我們面臨的不是一場百米跑,而是一場馬拉松。‘理性公益,炫舞肖神之夜,科技向善’是這場馬拉松的指路牌。”騰訊公益慈善基金會發起人陳一丹說,“僅基于個體情緒的沖動型行善,往往流于一時或一事的付出,捐贈者是否能從理性的角度審視、真心認同自己從公益行為中獲得的共鳴,決定了是否會將一次性行為轉化為持久的行為習慣。”

       


 

  社交公益模式        

 

主持人:近六成的捐贈者是在朋友圈微信看到有人分享信息從而進行捐贈的,因為到“99公益日”的時候上線的項目太多了,如果靠你瀏覽或者上頭條,我們就不要奢望,更多的方式還是在朋友圈看到信息的。

 

我們可以想象一下我們捐贈的場景就是熟人和朋友的社會關系網絡,這也形成了一個很獨特的社交公益模式。那么現在時間也臨近了,對于我們社會過社會組織的朋友們小伙伴們來說,是不是我們要找到足夠多的意見領袖,才會帶來更大的成效?

 

陳峰:這是一個非常具體的問題,對于“意見領袖”的作用,會有更快速的效果。但我想和大家分享的是,對于籌款的方式,有非常多元,社交玩法、媒介的變化也越來越快,本身沒有一個完全正確的套路。就像有人問我們,今年是不是可以再做一款刷屏的小朋友畫廊,其實沒人能肯定。

 

但這里有幾個基本的信息,在籌款中非常重要,也是一個更為普適性的攻略。

 

一是想想我們是誰?馬上到99了,最近會看到一些項目直接把一長串的項目簡介,像個說明書一樣,扔到群里進行拉捐,效果也不好。大家可以思考下,在“99公益日”,數千個公益項目同時在做募捐的時候,什么是一個好的傳播?我想,對于“意見領袖”來說,更值得公益項目去重視的是,對自身項目的定位要明確,然后是對內容的包裝,去傳遞一個完備理念,通過一些話題運營,最后找到你的受眾。

 

二是想想用戶為什么轉發和參與?是我們經常可以看到在這樣的一個開放的互聯網世界里,有很多小的個體,一樣有很多好的傳播作品跑出來,得到非常大的關注。他們有幾個共有的特征,內容本身有理念得到了捐款人認可,產生了共鳴的情感觸動;又或者是大家覺得有所回報,覺得有用有價值;亦或是為大家提供了可供轉發的“社交談資”,值得他去曬去轉發。這些都值得我們去好好研究。

 

主持人:是的,山東人一直就是性格上比較內斂,會覺得我們首要把這個事情做好,但是其實在傳播的時候要有技巧,給大家一個情感上的共鳴,所以說一定不要非常直白地只寫一些項目的介紹,這樣是不夠引起人們的關注的是嗎?

 

陳峰:是的,咱們不要弄成一個說明書,因為現在大家的時間是有限的,所以我們盡可能在有限的時間內吸引大家,你想想為什么出短視頻?為什么微博限140字?為什么朋友圈也有字數限制?因為就是在有效的時間內,我們要精準的讓大家去獲得我們的一些亮點,這樣的傳播效果可能會更好。

 

主持人:要充分想到人們在轉發時候的一個場景,促成它裂變的一定是在輿論場當中,有一些值得讓人們去轉發的聲音在里面。所以說參加“99公益日”的小伙伴要努力地想一想你自己愿意看什么樣的內容,如果微信你打開之后,在第一屏、第二屏不能夠吸引你,你是不是還能夠堅持把所有的項目看完?如果你在朋友圈看到一些信息,到底什么樣的動力會讓你轉發給更多的人去看,你愿意樂于去轉發她這其中一定是有一些原因的。

 

主持人:在今年的騰訊99公益日當中,小紅花趣味性很強,性價比又非常高的項目,今年還是會繼續有是吧?

 

陳峰:今年我們將“集小紅花”的題庫進行開放,也向外界公開征集了很多公益的題目。這個做法,和答題的目的一樣,我們也是希望通過趣味的玩法,吸引到更多的人關注公益話題。
 
 

而“集小紅花”玩法也會有更多趣味的形式,比如很流行的“夸夸群”玩法,夸一夸你的小伙伴,做一個善于發現別人優點的人 ,就能獲得6朵小紅花。頭戴一朵小紅花 ,微信頭像換起來 ,又能獲得6朵小紅花。5道公益小考題 ,看誰是最博學的公益人 ,答對1題,就能得2朵小紅花。發起人為項目發起集小紅花,并轉給自己的親朋好友參與到自己的這個集小紅花活動中,當小紅花達到一定朵數,就可以獲得不同等級的配捐加成。

 

主持人:非常期待,因為去年給了大家很大的驚喜,那么今年也給了你們很大的壓力,但是作為參與者來說還是非常期待小紅花的!

 

我發現了一個挺有意思的一個變化,就是騰訊公益今年對“財務披露”的模塊做了一些簡化。我發現在公共輿論場中也有一個很有意思的轉變,以往當慈善丑聞發生的時候,人們會把矛頭指向公益機構,比如說郭美美事件,但是現在會有一些指向技術平臺的,比如說水滴籌“德云社的百萬眾籌”事件,人們就會聲討這個平臺為什么沒有做好審核,上傳的資料你要負責等等。

 

 

主持人:騰訊公益作為這么大流量入口的技術平臺,在給這個領域帶來了巨大的動力的同時,責任也越來越大了。2018年據說騰訊公益組建了”99公益日”的規則制定委員會,這一年也推出了史上最嚴的準入與審核門檻,在2018年的時候有上千個因為財務披露和年報審核不合格的供應機構被擋在門外了。那么今年,我們的審核的職責體現在哪些方面呢?

 

 

 

陳峰:去年“99公益日”被喻為“史上最嚴”的體驗, 一方面平臺推出冷靜器功能,上線這一功能并非是“攔著不讓捐款”,而是一個長線的考慮,希望用戶每次捐助前,能多想一會,不只是感動和沖動,更源于理性和信任。另一方面,我們還邀請德勤(德勤會計師事務所Deloitte & Touche世界四大會計事務所之一)從專業財務的角度為公益伙伴出具專業財披模板。
 
 

經過公益伙伴這一年對財務披露模板的使用,我們收集了很多小伙伴的意見反饋,并從中提取了部分重點需求進行優化,希望通過我們的版本優化升級,幫助小伙伴們在財務公開透明的同時也能提升工作效率。
 
 

今年“99公益日”,我們繼續在參與主體、項目準入、信息公開、公眾籌款額度的合規性都作了嚴格的要求。
 
 

比如,參加99的公益慈善組織和公益項目,都必須是有合法合規資質,且必須滿足財務披露的要求。考慮到項目實際執行能力評估,對于在2019年7月之前從未執行過公益項目的公益慈善類組織,公眾籌款總額最高為30萬元。
 
 

此外,看起來的“簡化”,其實依然需要達到很嚴格的標準。這個“簡化”,也是我們在2018年財務披露的模板基礎上進行全新優化升級,將原有需生成PDF文檔并上傳至平臺的財務披露模板表,優化為直接在平臺填寫財務收支相關數據,并請機構自主選擇是否上傳電子版票據。
 
 

如果機構選擇提交電子版票據,可直接進行上傳,如果選擇由公募機構確認票據,則提交至公募機構并進行判定是否合規。
 
 

這里補充說明下,按慈善法規定,公募機構對項目有進行審核、收款、撥款、監督的責任。在此基礎上,騰訊公益平臺持續進行平臺的“透明化”,建立用戶監督、互動、舉報機制,幫助項目更好的透明展示。從這個角度來看,其實公益機構在實際的項目透明化的執行上,依舊需要達到一個嚴格的標準。

 

主持人:也就是說,這一部分職責跟聯合勸募的基金會和慈善會也要承擔一些審核的責任是嗎?

 

陳峰:是的,因為整個項目的審核、收款、撥款、監督其實都是要在公募機構去里面去進行。

 

主持人:對,山東省慈善總會也是有專門的團隊來做這個事情。今年跟山東省慈善總會聯合勸募的社會組織變成了110+,所以基本上他們也是在為小伙伴解釋這些規則,審核他們提報的一些資料,提供一對一的幫忙。今年我感覺大家的熱情依然是十分高漲,很少有人說“我太難了!”基本上都說“我一定要加油”,這種態度非常感染我。

 

 


 

“冷靜器”   

 

 

2018年騰訊公益平臺上線了“冷靜器”功能。用戶在捐贈前會先看到一個彈出的“透明度提示”消息框,可以查看該公益項目的立項時間、執行情況、善款花費等事宜。用戶需點擊確認知情后,才能進行下一步捐款。騰訊基金會副秘書長孫懿:“在付款前每多設計一個環節,就必然要流失一部分用戶。但我們的想法是,不能利用用戶的一時沖動。
 


 

主持人:去年開始騰訊基金會每年有1億元的非限定性捐款,其中的9000萬是非限定性配捐,獲得配捐的非公募組織可以用于組織運營與發展等非限定性方向,也就是說它不一定只用在項目上可以用在組織的發展。我們從9月7號早上9點開始,項目的公眾籌款去重之后的人數如果達標,就可以獲得這個對應的非限定性配捐,配完就不再送了!那么我理解騰訊公益把這些非限定性配捐直接投資給了優秀的公益機構和公益人的成長。經過這一兩年的實施,那么騰訊公益內部有沒有測評過,這些資金給我們的公益組織帶來了哪些的變化?

 

陳峰:這些改變,未必都是立竿見影的,但我們確實有感受到在互聯網公益這幾年高速發展過程中,有的公益機構有著非常強的意識,去主動嘗試新的籌款方式和傳播形式,而且取得了一些不錯的成果。
 
 

在籌款方式上:2010年新興的公募基金會——中華少年兒童慈善救助基金會,在過去的2018年里,兒慈會總籌款61%來自互聯網。而5年前,這個數據僅為8%。該機構在公眾籌款及組織能力、互聯網傳播和團隊建設等方面都取得快速成長。

 

在傳播方式上:之前有一款公益小游戲叫“燈山行動”,網友通過操作控制方向讓玩家深入體驗并真實感受農村山區兒童,求學路上遇到的各種障礙與困難,以此來號召更多的人加入到“燈山行動”,幫助他們解決上學沒有路燈的情況,短短3天內,為20789個山娃娃們點亮上學路上的那盞燈。而這個背景故事選取,以及背后合作的公益項目,其實是來自中國志愿服務基金會的項目。
 
 

對公益機構和公益人的成長的支持,對于騰訊基金會來說,是非常重要的,這是我們一直在提的如何去助力行業的可持續發展,而公益人則是最核心的發動機。

 


 
“小游戲”
 

 

“小游戲本身對于場景的傳達,以及它在社交上的連接,能夠讓公益在一種輕松的氛圍當中變得更有趣,而且變得更日常、更觸手可及。”在微信小游戲運營負責人張嘯看來,伴隨著“互聯網+公益”的深度融合,圍繞公益的創新也正在形成生態:“在今年4月,我們對公益小游戲推出了相應的支持計劃,每個游戲可以得到80萬元研發基金和120萬元推廣基金,希望通過這種方式幫助游戲開發者和公益組織連接,管轄歐陽德,形成新的公益生態。”

        


   五種激勵場景            
 

 

陳峰:不僅是“99公益日”這個節日,在面向全年的時間里,我們也在今年年初發布了“騰訊公益共創2.0之UP計劃。
 
 

這是一個“千人千面”的計劃,目前,騰訊公益平臺上已有超5萬個公益項目,近萬家慈善組織。隨著更多慈善組織入駐平臺,機構在不同的發展階段,會有不同的成長訴求。

 

為伙伴提供了五個激勵場景,有的機構企業合作做的特別棒,有的線下場景效果突出,有的可能是在傳播上特別有能力,我們針對大家各種個性化成長路徑,都提供了不同的激勵包,無論已是行業頂尖的國民級慈善組織、還是尚在發力的小而美草根機構,都能自主選擇不同的激勵計劃,收獲符合自身成長目標的價值。

 

主持人:也就是說不管你在哪一方面特別的強,騰訊公益都給你提供了一些抓手,可以讓你淋漓盡致的去發揮它。但是你像“99公益日”等于說是讓所有的公益組織在一個平臺上競爭,大家都是用同一個競爭的規則,有的做的好的會越來越好,這樣無形當中也放大了公益組織之間的一些差距,那么這是不是也倒逼了我們公益組織的一個迭代升級?

 

陳峰:其實這不是“99公益日”特有的現象。在過去互聯網公益新生態里,我們看到了兩種現象——“進化”和“凈化”。一個是前進的“進”,一個是干凈的“凈”。
 
 

過去不少小型的公益組織都存在著很多發展的瓶頸——缺錢、缺人、沒有好項目。如今,在互聯網公益生態里面,不管是大機構還是小機構,都享有社交能力、支付能力、便捷的后臺等基礎的工具。我們可以看到,大大小小的公益機構站在了同一起跑線上,小機構迎來了巨大機會,而大機構也正在轉型,有了更多合作。誰做的好,誰就有機會。
 
 

同時,互聯網新生態自身具備凈化的功能。一個公益項目要想獲得更多公眾支持和認可,很大程度取決于項目是否有完備的理念、高效的項目執行、透明的反饋等等。如果不能受到公眾信任的項目,就會慢慢被淘汰。這個過程就像大自然生態一樣,讓優秀的機構和項目留存下來,讓整個公益行業朝著良性和專業的方向發展。

 

主持人:透明度是一個公益組織的“生命線”,那么咱們再來看一個籌款總額嗎?2015年的時候官方的數據是近2億;2016年是近6億,幾乎是翻了三倍;2017年是近13億,翻了兩倍;2018年是14.14億,那么增長是1億多。從2015年到2017年看得出來是一個兩倍三倍的迅猛增長的模式,到了2017年到2018年的時候增速就放緩了。我個人理解是大家把公益水池里的蓄積開始慢慢的發動出來了,那么今年到了2019年,我們有沒有考慮過我們增量的這個部分可能會出在哪里?是用我們的產品升級的方式來實現嗎?

 

陳峰:在騰訊,其實我們部門是一個比較不一樣的存在,被大家喻為沒有KPI的部門,而關注的是“幫助了多少人”。
 
 

和大家分享2組數據,第一組,“99 公益日”捐款人次從第一年的 205 萬增長到第四年 2800 萬,擴大了近 13 倍。第二組,是99公益日的企業數量,從2015年的1家,增長到2018年1500多家。
 
 

越來越多的人的參與,越來越多的人在“99公益日”里,為自己關心的人和事兒,做一件力所能及的好事,這種具有節日的儀式感,其實是我們一直在努力和大家共同想去實現的。
 
 

相比于英國的紅鼻子節,美國的“giving tuesday”,我們非常期待,“99公益日”能成為中國人每個人心中的一個公益節日,讓更多公益的話題出圈,我們一起來做好事。

 

主持人:所以我也熱情的邀請我們的聽眾朋友們,能夠在99公益日來臨之前對多一些的關注。

 

陳峰:真的就是一個力所能及的好事兒。

 

不一定是說山區的免費午餐,不一定說是去鄉村做一個支教,不一定是去清理河流,它可能就是在我們身邊某一塊領地某一塊即將失去的物種的一個關心。其實我覺得每一個人自己都有投射一個理想的生活和世界,就在那一天一塊做一件小事,好事也不用大,但是我們這個節日我覺得是非常棒的一個儀式感的東西就一起來做!

 

主持人:我覺得最近流行的口頭禪是“我太難了”,也透露出人們對當下生活的一種無奈,但是我覺得當你去幫助別人的時候,哪怕只是捐贈小小的一個數額,你都會覺得他們需要我的幫忙,你付出了之后會感覺到精神上非常的滿足,這種感覺真的是比索取更快樂和更幸福的一件事情!

 

陳峰:是的,我真的覺得如果有長期的捐款的前后的心理路程變化非常有意思。因為我們也參與過多年了,有時候覺得真的幫助的更多的是自己,自己才是最大的是受益者。

        

 

行為公益無處不在        

 

主持人:這幾年行為公益也特別多,也特別有意思,已經滲透到了我生活當中的各個的場景,你比如說公益打榜、捐聲音、捐早起、捐閱讀的時間,這些我都嘗試過。他會讓你覺得輕松又快樂的方式參與了公益,甚至是把捐電腦的清理垃圾的行為也能夠算是做公益,真的是我覺得愛就是給你一種很開心的感覺是嗎?那么我也有一個數據,我看到截止到2019年的6月25號,運動捐步已經吸引了參與者超過了9.2億人次,募集善款超過了9.9億。這個數字真的是幾乎身邊的人都參加了。

 

陳峰:確實,如展展所說,在科技助力下,公眾能夠參與的公益場景越來越多,在剛提到一些頗為新奇的“玩法兒”之外,知識答題、捐靜心時間、捐微笑、為盲童讀書等眾多方式都是廣受歡迎的公益參與模式。
 
 

有數據表明,中國公益行業在擁抱移動互聯網浪潮的過程中,用戶參與公益的方式從被動刺激逐漸轉變為主動參與。
 
 

我們去思考為什么會有這種情況出現,其實也是非常符合互聯網公益的幾個特質。
 
 

第一,低門檻。早期提到公益,大家認為是富人權利,現在公益人人均可參與;第二,共情心。讓自己能夠理解公益外,也能讓別人理解何為公益;第三,利己性。早期公益是對別人好,給與別人幫助。行為公益是對自己好一些同時也對別人好一些,是一種雙贏的選擇模式。
 
 

我們有理由可以去期待下不久將來,當我們每個人乘坐地鐵的時候,低碳環保之余也是做公益;每天都閱讀時間,將可以為山區孩子送去一本本心愛的課外書;每天在消費支付的時候,搖一搖就可以為清流河流出一份力。在我們的每個人的生活中,將公益融入進去。這也是我們一直提倡的人人公益。未來,我們也會繼續創造更多大家喜愛的公益場景。

 

主持人:謝謝您能夠在百忙當中接受我的采訪,感謝騰訊公益對山東慈善公益小伙伴一直以來的幫助,也感謝你們有這樣一個公益節,讓全民能夠參與進來。謝謝,再見!

 

 

 

*免責聲明:本站文章圖文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 ,文章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并不代表本網站。如果您發現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作品,請與我們取得聯系,我們會及時修改或刪除。

分享到:

 
NGO招聘微信掃一掃
更多精彩
TOP 意見反饋
青龙出海免费试玩
美国对中国排球比分2019 体彩20选5跨走势图连线 3d近十期试机号列 陕西11选5走势图 什么网站可以看中超 网上棋牌网址 3d定胆杀号 手机北京麻将 股票今天为什么下跌 历届英超冠军 湖北十一选五复式 双色球跨度预测方法 秒速快三开挂百度云 *开奖七星彩排列5 墨西哥vs加蓬比赛比分 红宇新材股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