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信
當前位置:首頁>NGO新聞>國際動態>  【海外】硅谷的顛覆性慈善道路

【海外】硅谷的顛覆性慈善道路

2019-12-11 11:35:16  來源:善財志  作者:善財倡導者    點擊數量:6168

 

 

編者薦語
 

 

硅谷的語匯——從Facebook的“社區”口號,到谷歌的前座右銘“不作惡”,再到特斯拉對可持續能源的強調——都意味著“社會公益”,或者至少是它的影子,已經植入了這些企業的DNA中。
 

 

 

以蓋茨、扎克伯格等為代表的一批硅谷精英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顛覆性”的方式進入慈善領域,并創造了一系列創新的慈善方式和公益語匯。本文作者提示讀者,在這種新趨勢為社會帶來變革的同時,也要警惕有可能為傳統公益帶來的沖擊和負面效應。

 

 

去年7月泰國12名青少年足球隊員被困在洞穴中時,硅谷顯然不是一個適合的救援方。但特斯拉首席執行官埃隆·馬斯克(Elon Musk)委任一組工程師設法解決這個問題,并最終派遣了一艘微型潛艇前往泰國。

 

 

有公眾支持,但更大量的嘲笑隨之而來,因為潛艇方案最終沒有被使用。馬斯克是眾多試圖提供幫助的人之一,為什么他的行為卻會招致如此多的反詰呢?

 

 

 

 

社會學家圖菲克西(Zeynep Tufekci)在《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上撰文,將硅谷“敢想敢干的樂觀主義(can-do optimism)”和“喜歡快速、炫技、高調的行動(a preference for rapid, flashy, high-profile action)”的模式,與“慢條斯理、專業化的解決方法(slower, more methodical, more narrowly specialized approach to problems)”進行了對比,她發現后者才是成功救援行動的基礎。
 

 

 

科技行業傾向于以工程技術為主導的干預,與潛水者的慣例做法;顛覆與延續之間,存在著情感上的沖突。
 

 

 

看到馬斯克的自尊心被刺傷,人們不禁多少有些幸災樂禍——不過,畢竟,這個牛人最近把自己的電動跑車射進了軌道,雖然馬斯克的潛水艇沒有被使用,但它反映了現代慈善事業下的強大力量,這種力量正在穩步改變非營利部門的運作方式。
 

 

 

過去十年里,美國西海岸涌現出了新一代精英慈善家,其中以“陳-扎克伯格計劃”(CZI)為代表。這家成立3年的公司由Facebook創始人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和他的妻子普莉希拉·陳(Priscilla Chan)擁有。該公司表示,它為教育、住房和醫療項目帶來了“世界級的尖端社會改造工程”。

 

 

 

 

 

將工程技術與社會進步相結合,可以說是借用了硅谷更廣泛的語匯和商業思維。城市研究所(Urban Institute)非營利與慈善中心研究員索斯基斯(Benjamin Soskis)說,這種結合是意料之中的。
 

 

 

“從歷史角度看,人們捐錢的方式反映了他們賺錢的方式,”索斯基斯告訴我。“這是真的,工業大亨們做企業慈善的方式與他們經營企業類似,現在也是如此。”
 

 

 

這種聯系很重要。Facebook前總裁肖恩·帕克在2015年為《華爾街日報》撰寫的一篇文章中,描述了他所稱的“黑客慈善”(hacker philanthropy),這是由“地球財富分配的巨大轉變”所帶來的,其核心是一個擁有電信和互聯網服務背景的精英群體。
 

 

 

帕克認為,這些IT新貴的心態必然是反體制的,他們以數據為導向的方法來解決問題,并渴望使用技術來“破解”復雜的問題。以工程為基礎的干預,從教育應用到微型潛艇,都體現了這種心態。富人利用使他們致富的商業戰略,這不是什么新鮮事,但他們對技術解決方案的興趣,反映了慈善事業在本質上的更深層次變化。

 

 

 

 

近年來,營利和慈善之間的界限越來越模糊。2008年,財經作家馬修·畢索普(Matthew Bishop)和邁克爾·格林(Michael Green)創造了“慈善資本主義philanthrocapitalism”一詞,包括一種鼓勵積極投資于有回報的社會項目的方法。克林頓基金會和比爾及梅琳達·蓋茨基金會一直是這種方式的倡導者。在《天下沒有免費的禮物》(No Such Thing as a Free Gift)一書中,社會學家林西·麥克戈伊(Linsey McGoey)甚至寫道,“蓋茨被譽為新慈善事業的萬人迷(MacDaddy)”他是利用市場力量助力社會公益的新一代捐贈者的縮影。
 

 

 

如果說有什么不同的話,那就是年輕一代在這個方向上走得更遠。行業中最著名的兩個組織:陳-扎克伯格計劃(CZI)和喬布斯遺孀勞倫·鮑威爾·喬布斯(Laurene Powell Jobs)經營的艾默生集團(Emerson Collective)都采用有限責任公司(LLCs),而不是基金會。更重要的是,這意味著他們能夠投資于私人公司、政治宣傳以及非營利組織。
 

 

 

“這反映了一種心態,即慈善基本上被整合到一整套戰略中,”索斯基斯說。“從某種意義上,這是慈善資本主義思維模式的一種衍生,在這種情況下,市場行為和慈善活動之間的界線幾乎模糊到了不存在的地步。”
 

 

 

有限責任公司模式為捐贈人提供了最大限度的靈活性,他們可以根據自己的意愿在營利性和非營利性之間進行選擇,但其結構遠不如基金會透明。CZI和艾默生集團不需要報告他們的資產和支出,這引發了對這些組織如何對公眾負責的批評,特別是如果他們投入巨額資金進行系統性的社會變革。畢竟,這些人不是選舉出來的。
 

 

 

對于二三十歲的年輕而富有的“顛覆者”來說,慈善事業正在成為一種更廣泛的職業戰略的一部分,這種戰略自由地在營利和非營利之間轉換,再加上一種商業辭令,把產品本身作為社會公益的目標。

 

 

 

 

硅谷的語匯——從Facebook的“社區”口號,到谷歌的前座右銘“不作惡”,再到特斯拉對可持續能源的強調——都意味著“社會公益”,或者至少是它的影子,已經植入了這些企業的DNA中。
 

 

在泰國的洞穴救援中,馬斯克的顛覆型救援提議被放棄了,潛水員的專業技能和有條不紊的救援方法獲得了成功。值得思考的是,從長遠來看,在災區做類似工作的非營利組織是否會因為需要資金而不得不把他們的思維轉向科技巨頭的提議呢。

 

 

原題:Silicon Valley’s Business Of Giving: Too Disruptive?
來源:Medium

 

 

(善財志Family Legacy Review由國際公益學院主辦,是國內首個聚焦家族慈善和可持續商業的智庫平臺)

 

*免責聲明:本站文章圖文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 ,文章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并不代表本網站。如果您發現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作品,請與我們取得聯系,我們會及時修改或刪除。

 

分享到:

熱門專題

科學公益
對話
 
NGO招聘微信掃一掃
更多精彩
TOP 意見反饋
青龙出海免费试玩
时时彩稳赚20 178彩票最新版本 拉球赚钱游戏下载 陕西11选5前三直走势图 fg欢乐捕鱼 彩票预测网 手机捕鱼的名片设计 湖北快3怎么玩的 河南快赢481 河南快三技巧视频讲解 宁夏11选5走势图基本 天天捕鱼赢话费 陕西快乐十分 重庆时时猜龙虎开奖 360彩票 豆豆江苏麻将下载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