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簡報用戶,因近期疫情防控限制,暫停電話咨詢服務。如您需要人工服務,請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新浪微信
當前位置:首頁>NGO新聞>行業觀察>  【關注】肺炎蔓延:也許,這就是大自然跟我們講道理的方式

【關注】肺炎蔓延:也許,這就是大自然跟我們講道理的方式

2020-01-22 22:15:04  來源:貓盟CFCA  作者:是巧巧啊     點擊數量:2805

 

疫情仍在蔓延……

 

所有人都心有戚戚,在今天四小時的返鄉飛行中,九成乘客全程佩戴口罩,我所抵達的南方城市,尚無確診病例,但口罩已然變成稀缺品。

 

截至2019年1月22日,累計報告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確診病例已增長至441例,死亡9例。

 


疫情地圖 圖片來源:丁香醫生

 

六天前,實習生綠綠交上來一篇稿子,文件名簡單粗暴:《野味》。

 

選題依據是每年皆然的痛點——春節長假是“野味”消費的高峰期。

 

每到此時,圍獵、加工野味、顯擺野味餐桌的照片和視頻就會在社交網絡層出不窮,無分大江南北。

 

以找樂、大補之名,野生動物一年又一年地成為“年味”的野蠻裝點。

 


武漢的非法動物交易。圖源:網絡


 

網友在社交平臺上“炫耀”的野味
殘忍“戲言”:像死神不?

 

而動之以情曉之以理的倡議、宣傳口號永遠都在隔靴搔癢。

 

這些倡導在圈內引起一片激憤,卻驚不起圈外波瀾。

 

有人給我們留言:不吃野味,老祖宗都餓死了!

 

也有說法是:老祖宗吃得,我們為啥吃不得?!

 

 


北大營海鮮市場上的野味攤鋪
 

 

直到再一次,相隔17年后,“野味”引發的疫情再次將國人打醒——

 

陋習不改,害人害己!

 


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
為了全人類的公共安全
為了維護大自然的多元生態
禁絕野味市場
管住我們的嘴

 

今天上午,《人民日報》微博轉發呼吁,六小時后,轉發量已達九萬,閱讀量過億。

 

高昂的公共安全代價之下,以管控疫情為旗,“禁絕野味”才得以出圈,成為公共議題,何其悲哀——早干嘛去了?

 


武漢市內對公共場合進行消毒

 

但是,這不是大自然第一次跟現代中國人講道理。

 

17年前的非典,幸存者仍難以擺脫當年的陰霾,親歷者仍心有余悸。

 

但保留至今的只是一座不再允許活禽交易的北京城。

 

而當年在廣州清繳上千只果子貍的城市記憶,以及遠離野生動物的警醒卻漸漸隨風而散。

 


2003年非典期間的北京

 

除了感嘆記吃不記打的人類劣根性,我們試著再度分析“野味市場”和“吃野味”背后的根源。

 

我們希望已有的覺悟能變成公共的常識,希望口罩保命的生活不再重來。

 


無口罩不出門的真實寫照。明子 攝

 

先看實操層面

 

一、主管部門的執法監管仍有提升空間

 

看武漢華南海鮮市場的“菜單”就知道了。

 


網傳的武漢華南海鮮市場的菜單

 

其中可識別的野生動物中,“三有動物”如獸類有狍子、野豬、豪豬、赤麂、小麂、豬獾、狗獾、果子貍和竹鼠等,鳥類有鴻雁、竹雞、斑鳩、鷓鴣等。

 

還有如活狼崽、活樹熊等尚待識別、同樣高風險、來源不明的野生動物也在售賣之列。

 

 

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野生動物保護法》,來源無論是野生還是養殖,都需要有一系列的合法證明,才能對野生動物進行獵捕、運輸、馴養繁殖和經營。

 

試問,作為一個“有年頭”的華中地區規模最大的水產批發市場,其中商戶所售商品的合法性是否經過確認?

 

盡管疫病已經把“衛生檢疫”這個靶子打成渣,但我們還想追問:合法的馴養繁殖活動中,最起碼的衛生安全意識、隔離、消毒措施如何才能在未來規范落地?

 

在禁絕野生動物貿易,對合法馴養動物的養殖和經營實行有效規范監管的基礎上,疫情才能真正畫上句號。

 


檢控中的華南海鮮批發市場。圖源:三聯生活周刊

 


還是實操層面
不能落地實操的都是耍流氓

二、提升野生動物保護法普法力度,普及科學生態觀已是必行之路

 

破除陋習,除了嚴格執法,還需要從價值觀和文化層面破題。

 

“能好怎”的經典句式背后隱藏的是一代又一代沒有建立科學的生態觀的國人。

 

對于野生動物,普通公眾應該如何接近,是否可以接觸、消費、購買,如何監督、舉報,每個動詞都能拆解出無數具體的場景。

 


滿分科普漫畫,來自新浪微博@吾皇的白茶
 

 

如果沒有強大的法律意識傍身,哪怕只是面對一套問卷,估計也會死傷無數。

 

更何況,當我們身處喧鬧的貿易市場之中時,原本就不足的法律意識所形成的邊界感會瞬間被沖刷、稀釋到無物。

 

普法力度的加強是需要通過嚴格監管鏈條中的每一個環節來實現的,需要費大力氣,但很顯然,值得,且非如此不可。

 

 


2018年的“綠劍行動”曾繳獲大量非法交易的野生動物

 

普法之外,當我們無視野生動物的生態功能——

 

對它們所處的生態家園一無所知,對真正的野性和美冷漠而麻木的時候,野生動物在我們眼里,便無異于玩物、食物,而不是也同樣享有生存權利的動物鄰居。


若我們不懂果子貍和旱獺從未在自然中共存,狍子和麂子分屬不同的生態區系,科學的馴養也無從談起。

 

唯有我們對它們的自由和美有覺有知,同樣面對市場上那些被關在小小鐵籠、聲嘶力竭、滿身臟污的動物時,我們才會從理智和情感上果斷拒絕。

 

 

結語

疫情固然是一個糟糕的信號。但是我們仍對自己的未來有充分的選擇權。

 

是選擇讓大自然來教育我們,還是我們主動學習如何與自然、野生動物相處;是心懷敬畏還是心存僥幸;是解決問題還是繼續擴大問題——

 

主動權,一直在我們手里。
 

最后,我們無條件認同并支持呂植教授所發的倡議:建議把野生動物貿易上升為公共安全問題來看待和管理。

 

最后的最后,回歸到一個普通的子女和公民,在面對一場公共安全的共同戰役時,希望你我都對自己和他人負責,戴好口罩,注意衛生,能不添堵就不添堵。

 

免責聲明:本站文章圖文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 ,文章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并不代表本網站。如果您發現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作品,請與我們取得聯系,我們會及時修改或刪除。

分享到:

熱門專題

科學公益
對話
 
NGO招聘微信掃一掃
更多精彩
TOP 意見反饋
青龙出海免费试玩
即时赔率网 二分彩 重庆快乐十分 福建22选5 鑫福网 美牛配资 福建快3 赤盈配资 贵州11选5 股票配资合法吗 甘肃11选5 内蒙古快3 芸泓配资 黑龙江22选5 能胜配资 西瓜配资